您现在的位置: 岳西网 >> 乡镇新闻 >> 五河 >> 正文
五河镇家风家训故事展播(一)
读书练字的家族
作者:王诗华 来源:岳西网 时间:2017/9/26 20:45:50 查看:

小时候,我们家里穷,事情也很多,难得一个空闲时间。就是下雨、下雪天,男的忙着打草鞋,女的忙着做布鞋,小孩子不是上学,也被安排了带弟弟、妹妹,扫地,放牛水等事情,要想疯玩除非是上山打柴的空隙。但是也有例外,我们那个叫王花屋里的人,一半人在从事着与当时环境很不协调的事情:东头人在看书,西头人在练字。

我们东头看书的主要是我伯父与我父亲,二爷爷也看,但主要是打草鞋,不过不专心,总是对我们讲故事,他喜欢讲的基本是远近一些家族的来历、往事、趣事,我与小爷爷家的几个叔叔是他的听众。小爷爷也喜欢看书,看见一本书就凑在那里看,不过他家人多,没时间,什么书看不了一页就被小奶奶叫走了。伯父喜欢读历史书,一本《鉴略》背得滚瓜烂熟,中国古代所有的帝王,在位时间,重要事迹,他一清二楚,他也喜欢看家谱,各房各支的传承,人物,相关故事,他没有不知道的。父亲的爱好与伯父差不多,只是范围更广,但时间概念不强,比如一个朝代建立、灭亡时间、什么皇帝在位时间,他多半要问我的伯父。我从小喜欢历史,完全是受他们的影响,后来我二弟也爱好历史,常常搜集一些民俗的、家族往事的资料,小弟当了高中历史教师,我们弟兄在一起聊天,也全是历史事件、历史观点。可以说这一切都与父辈一脉相承。

如果你到大老屋的西头,情形大不相同。西头四家都在写字,比我们大的、小的、基本同龄的孩子,都在练毛笔字,长大后知道他们写的是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,有时抄写唐诗。有时就我同龄的两个孩子在那里练,我也把笔拿过来写,但就是没有耐性,写几个字就回来了。我们一块读书,我的成绩一直不错,但就是字写不好,老师常常比着他们骂我,让我跟他们学。到我考取师范了,父亲说将来教书字不好不行,让我天天练字,乡邻也以为我是读书人,写对联等动笔的事情都来请我,但最终还是送到西头去了,考取的不如没考取的,父亲开始觉得很丢人,直到我弟弟职位不断提升,我有一些文章发表,父亲有些豁然,终于接受了事实。那时西头一个小伙子考取在农委工作,他十几岁时毛笔字就名闻遐迩,父亲再也不叫我们写春联了,他亲自买红纸送到他家,让他帮忙写。

老辈们传言,我们家迁到这个叫做余岭的小山村,已经有二百多年了。始迁祖来自五河一个文化底蕴很深厚但开始衰落的大家族。他有两个儿子,我们称荣公、华公,后来分成东头、西头两支。

荣公从小继承了家庭读书的传统,也被父辈给予了振兴家业的希望。他读了十年书,考了一个八品登仕郎,他的文章写的不错,不仅自家,就是周围一些姓族的公堂,祠堂有要写东西,都把他请去,人前人后,地位很高,他刻意培养儿子,让子孙读书,儿子、孙子都没有考取功名,但他不灰心,遗言说后世子孙不管怎么穷,也不管怎么富,永远不能丢下书。他说,只要你读书,总有一天会出读书人,考取功名。

华公从小爱武,好打猎。父亲逼他读书,他就写些字搪塞,他在这方面很有天赋,字写的很出名,每年写春联,一些新修的祠堂刻对联,都找他去,他也因此与哥哥齐名。他的后裔基本继承了他的爱好,代代练字。我小时候在伯父的房间里看见过一本《小四言》,字迹十分工整、俊秀,我以为是现代刊印的,伯父说是西头二公抄写的,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。传言二公是进士的胚子,但朝廷停止科考,他考取了四川省高级文官,但不如意,忧郁而终。

    现在,我们两支的下一代基本都考取了大学,走上了工作岗位。在一起集会,我们总是感叹祖先留下的传统给我们带来的福分,我们也都继承了祖辈的遗训,在这个浮华的社会中,坚持读书与写字。

  (岳西网凡注明“来源岳西网”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,均属岳西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任何人不得引用、复制、转载、摘编。)
录入:五河镇   责任编辑:王云峰
版权所有: 中共岳西县委宣传部 管理维护:岳西网编辑委员会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岳西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使用。
法律顾问:刘光耀 新闻类站备案号:皖网宣备080008号 网站ICP备案号:皖ICP备08101403号